白起家的白太太

为你开心,风也知道

【恋与制作人】白起X你

诶呀昨天半夜发的车陂被吞了,走一波链接
https://m.weibo.cn/5547372167/4207234642620769

【恋与制作人/白起】飞往旧时光(白起X你)情人节贺文第一弹
一个关于梦到小白起的梗

莫名想看学长撩起刘海,脸红的样子

情人节贺文预告
一个关于你在梦里见到小白起的小故事,啊想日~

两只老公,店家两次发货,布的色差真的大,行吧,老公还是超级可爱的

【恋与制作人】心情不好带你飞(白起X你)

一颗糖
小学生文笔
自产粮

玩了一天,白起送你回家。

你想走回家,于是白起将小黑停在朋友那里,陪你散步。

夜色宁静,耳边是白起温柔的声音,“……所以韩野能近我的身。”

你走神了,并未注意到白起已经停了话匣子,直到他的目光直至的打在你的脸上,你才猛的抬头,看了他一眼,后知后觉地点了点头。

白起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金黄的眼瞳在夜色中变得黯淡,声音也低沉了,“心情不好?”

你愣了愣,停下。

视线交错,没有笑容的白起自带“生人勿近”的气场,他看着你的眼睛,像是要看进你的心里。

最终,你错开视线,点了点头,又垂眸。

本来玩起来的时候那些烦心事儿都抛在脑后,但狂欢后的疲惫一下子将你打回原形,无法自控的糟糕情绪影响到陪了你一整天的白起让你十分愧疚。

白起没有继续问下去,只是突然将你拉到怀里,“记得我上次说的话吗?”

你还未反应,疑惑地抬头,只见白起邪气一笑,一手揽住你的腰,耳边是风。

“带你飞。”

被白起身上干净的气息环绕着,心莫名静了下来,直到最后停在百米高空,入眼是星辰闪烁,仿佛整个星系都在掌中。

你痴痴地看着这难得一见的美丽,不自觉摒了呼吸。

白起一手环着你的腰,另一手抬了抬你的下巴,“看,漫天星辰都在你的身后,天大的烦恼也不过一隅。”

“你也在……”你下意识地喃喃,登时脸红噤声,哪里还有什么压力了,心都被他填满了。

月光在黑暗中愈发皎洁,白起短粗地“嗯”了一声,手上抱得更紧了。

你扭头看白起,他却偏了脑袋,露出来的耳尖红红的。

“咳……看我干嘛?”见你一直盯着他,白起转回脸,脸上有不易察觉的红晕,道,“还要飞吗?”

“学长,你脸红了?”

“……没有。”

“我看到了。”啧啧。

“那你还问!”

“……”

这个画面真的很美!
p3荒总真不是故意的,激动的随手一截!!

【阴阳师/青夜】身在无间㈠(ooc)he

一个生命破势青坊主与骚叉的脑洞故事!
小学生文笔!慎!

        泛着金光的法杖几乎灌注了那人所有的法力,震得地面闷响。
        黄光映得僧人眸光四射,眼睑下深紫的妖纹更加明显,紫色的发丝随妖力震起,凌乱飘逸,黑紫的僧袍早已破烂不堪,血湿衣衫。
        此刻,他已成修罗场上的妖道,血雨”腥风因他而起。而这一切,只为,护身后之人,喜乐平安。
        再次挥杖,伴着怒吼声,这是最后一击,最后一战。
        顷刻间,天地皆静。
        他转身,看着身后靠坐着的红发男人,不喜不悲,眉眼如明静山水,再没半点戾气。撑着法杖艰难踱步,走到红发男人身前,再也支撑不住跪倒在地。
        他抚了抚男人紧闭的双眸,然后将人轻轻环抱在怀里,声音沙哑,低到只有他自己才能听清。
        “虽然,我从不曾,说过,但我是真的,想护……”声音被吞噬在风里。
        他倒下了,嘴角微微勾起,此生难得笑意。

        夜叉醒来的时候,旁边围满了人。
        晴明,大天狗,妖狐,姑姑,吸血姬,萤草……那个人呢?为什么那个人不在?他扫视一圈,觉得有些头疼,痛苦低皱了皱眉。
        “你可算醒了,大家都守了三天三夜了……”晴明还未说完话就被打断了。
        “青坊主呢?……他……他怎么不在……”夜叉隐约记得那个人走向自己,抱着自己说了些什么,可是他想不起来了。
         众人面面相觑,脸色有些难看,最后所有人不约而同地看向了晴明。
        夜叉亦盯着晴明等他的回答,虽然初病愈,眉眼却依旧有神,只不过,少了些轻浮意味。
        “他伤得很重。”这个很重是什么意思,还未等夜叉追问,晴明又说:“也许……再也不会醒了……”
        夜叉瞬间失了神一般,呆滞地望着房上的横梁,脑子里还在一遍一遍回响着“再也不会醒了”,他记得那个人明明最后还活着,怎么,怎么会呢?
        眼角一滴清泪滑落,他自己都未察觉,只道:“我要见他。”

        青坊主已经变成了初遇时的模样,一头白发,颊上两道红色妖纹,只是现在,那妖纹淡得几乎看不见,唇上也没丝毫血色。
        夜叉一阵心疼,坐在床边,指尖描摹着那瘦削的脸庞。
        “妖力尽失,元气大损,也许能醒,也许……”
        “我知道了。我想单独跟他待会儿。”夜叉再次打断晴明的话。
         晴明轻轻叹了口气,退出了房间。

        睡着的青坊主面容更加柔和,皮肤也白得透明,仿佛下一秒就会消失。
        夜叉神色平淡,一只手握住青坊主的手,另一只手,摩挲着那张睡颜淡漠的脸。
        指腹缓缓往下,触感滑腻却冰凉,胸前微微起伏,证明着这人还有一丝生气。
        “你是真的不怕我难过。”气若游丝,眼眸湿润了,“你知道不知道,吾宁可与你共死,亦不愿苟活于世?你又知道不知道,吾,有多喜欢你,有多爱你?你怎么敢……又怎舍得……”
        夜叉颤抖着声音,闭上了眼,眼角清泪划出两道水痕,最终冰凉了落到青坊主了无生气的脸上。
        “你不醒过来,我就像从前那般缠着你。那样你一定很烦吧……所以,你快醒来……只要你睁睁眼,我,我便再也,不缠着你了……这样,好不好……”
        “……”
        他一个人絮絮叨叨说了许多话,又想起从前青坊主面对自己吊儿郎当的样子时微微皱起的眉头,那样好看的眉形,皱起来别有一番风味。他还想到那时自己喜欢撩得那个和尚面红耳赤却依然故作正经的闷骚模样。
        那个人啊,哪哪儿都好,哪哪儿都让他着迷。
        唇角勾着苦涩的笑容,俯身,轻吻。
        泪湿双颊。

(下一章青坊主就醒啦!!!)

哇,一口狗茨

Ai★:

【宣傳】

前五張為狗茨新刊封面和試閱,後面五張為過去的隨手塗鴉

CWT46台大場  首日3F-F37 攤位名:冬季果物農會

通販場次後由BOOKY上架


詳情請走→ https://www.doujin.com.tw/books/info/37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