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起家的白太太

为你开心,风也知道

【狗崽】惑狐(ooc!现代!假车!)

[注意!小学生文笔!
双向暗恋系列!
文题与内容无关系列!
也许会有真车小番外!]

一、
     “想我吗?”男人把妖狐拉进房间抵在门上,一手护着妖狐脑后,一手环抱妖狐的腰,用下巴轻轻蹭狐狸毛茸茸的耳朵,低沉了嗓音,吞吐着热气。

     “嗯……”紧贴的身体,渐起的欲望,妖狐低头抖了抖耳朵,回抱男人。

       仿佛很满意一般,男人轻笑,将妖狐拦腰抱起,低头浅尝微微弯起的粉唇。

        小心翼翼将妖狐抱到床上半躺,正欲解衣却被身下人猛得一拉,不过一瞬,妖狐已跨坐在男人腰上,眼里透着精光。

        男人并不反抗,勾起一抹玩味儿的笑,眯了眼望着妖狐。

      “我想上你。”妖狐更加得意了,慢条斯理地解开男人衬衫的扣子,骨节分明的手指沿着脖颈从上至下,缓缓划过,腹部肌肉线条若隐若现,指尖轻触似是描摹绝世画作。一掩开始的羞涩,媚态尽显,却又因着男人模样少了几分娇柔。

      “你已经在上面了。”男人抬手捏了捏那双耳朵,撑起身子与妖狐接吻。

        极尽缠绵。

       清晨的阳光透过帘间缝隙,温柔地拥抱沉睡的人。妖狐睁了眼,掀开被子是一块明显的干涸的污渍,有些懊恼的揉揉耳朵,“果然是梦(ㅍ_ㅍ)。”他想,他是真的爱那个男人,极致了。只是裸露了半身肉体就让他情不能自已,沦陷了。

        换上干净的床单被子后便匆匆赶去公司。

        那个男人,曾经是他一厢情愿的学长,现在是他的经理,也许将来会成为他的大天狗。可是不得不承认,大学时两人着实缘浅,短短一年的时光,从此便是陌路,他们之间,终究隔了五年。

        五年有多长,相比于一生,着实短暂,而因为念着那个人,便漫长了,哪怕一天一年没能爱上,都久得令人窒息。

        命运却是无法阻拦,让他们再次相遇。妖狐笑了,捂脸( ̄y▽ ̄)~*,偷乐。

        昨天无意间窥探到的美好,像电影一般一幕幕定格,“唔(⋟﹏⋞)”不留神竟撞到人。

      “没事儿吧?”

        熟悉的声音迫使妖狐抬了头,脸色微微泛红,“没,没事儿,我……我先走了。”

        落荒而逃。

       大天狗神色黯淡了。

       他果然在躲自己。(〝▼皿▼)

       妖狐心里也是一阵纠结,矛盾的感情,他想看那个男人,却又害怕自己这见不得人的心思被男人看清。

        午后,妖狐正在整理第一季度的业绩资料时,被大天狗叫去办公室。

        男人细细打量妖狐的神情,尽管那精致的容颜早已深刻在心里。“晚上有个应酬,你跟我一起去,嗯?”

        然后,被幸福砸中的妖狐,抱尾巴,傻笑了一个下午。

        ——为,为什么是我?

        ——你长得好看。

二、
        直到回家,换衣服,准备出门,妖狐这才意识到自己犯蠢了——时间!地点!天呐大天狗都没告诉他!当真美色误人。
  正懊恼时,手机响了。

       “下来。”剪短的两个字,来自他深爱的人。

        摇着尾巴跑下楼,大天狗正靠着车窗,一手插着口袋,一手拿着手机,额前刘海遮了眼,看不清表情。仿佛感觉到妖狐来了,立即抬头,目光锁定那个奔向自己的人,极其绅士地拉开副驾驶的车门,示意妖狐上车。

        密闭的空间,两个人,沉默。

        妖狐很是不自在,抱着尾巴,整张脸埋在软毛里,时不时咕噜着眼珠从缝隙中偷瞄大天狗。男人啊,真好看= =

      “看我做什么?”男人喉头动了动,说不出的性感。

        被发现了,妖狐迅速收回目光。他以为自己隐藏得有多好,那样直白的欲望,带着强烈的占有欲,恨不得将那男人吞下。

      “你长得好看。”用男人之前的话来回答,既是真心,听起来又像玩笑,这样,不算越界吧?这样,他不会反感吧?

        声音因困在尾巴里带上浓重的鼻音,在大天狗听来有股撒娇的意味。而这话,因是自己之前口无遮拦说出的轻浮话,如今尴尬了,“嗯。”

        然而,想着妖狐没有躲自己,眉眼间温柔了许多。

        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星星已经挂了半边天。柔和的或是爆炸的音乐混在一起,敲击着人们的耳膜,流动的彩色灯光在人们身上流连,夜晚才刚刚开始。

        妖狐跟在大天狗身后进了酒吧。这是一家gay吧,被人搭讪实属平常。而妖狐明明就在自己身后,却还有人妄图染指他的小狐狸,大天狗不乐意了,眉眼微皱,长手一伸揽住妖狐的肩膀,目光中带着狠厉,“他有人了。”

        一分钟不到,妖狐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大天狗带到包厢内。

        昏暗的灯光下,入眼是两具身体紧紧缠绕,穿着暗紫花纹衬衫的人跪坐在另一个男人腿上,唇齿交缠。

        妖狐登时耳朵抖了抖,脸红了Σ( ° △ °|||)︴,下意识退到大天狗身后,求助似的可怜兮兮地看着旁边一脸淡定的人。

      “咳!”注意到妖狐的小动作大天狗轻咳,提醒那边吻得过火的两人。

        上方的男人闻声扭头,勾起嘴角,跳下沙发,扭向妖狐,“二秃子我可终于见到你了!”说着一把搂过大天狗身后的妖狐按在怀里蹭。

       “二,二叉?!”妖狐挣开,惊喜地看着这个许久未见的大学同学。

        夜叉满意地甩甩头发,“怎么样,是不是帅到认不出来!”

       “嗯,骚出新高度。”眨眨眼,一本正经。

       “小崽子!会不会聊天噢!”夜叉佯装生气,揪着妖狐的脸轻轻拉扯。两人笑闹,完全无视了旁边的两个主。

        大天狗向沙发上坐着的男人微微点头,而后看向妖狐,“妖狐,我们今天有正事儿。”

        闻言噤声,似觉抱歉,温顺地点了点头。

       “夜叉过来。”沙发上的男人也淡淡发话。说实话,虽然对方不存在任何威胁,但男人的自尊心作祟,总是不乐意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和别人亲近。

        回到正题,原来大天狗这次生意的对象是青坊主,这个大金主是夜叉的男朋友,为了满足夜叉的私心,这才要求让妖狐做负责人接了这笔单子。

        于是大天狗全权放手,自己坐到一边去喝酒。夜叉在青坊主耳边说了句话也拿着酒杯坐到大天狗旁边。

       “他变了很多。”敛了轻浮,低声开口。

       “嗯。”能独当一面了,也许很快就不再需要他了。大天狗望着那边从始至终笑得温柔的妖狐,眉间舒展了。

       “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你明明知道他喜欢你……”

       “为什么不跟他在一起。”大天狗接着夜叉的话说下去,“确实,大学那一年的时间再恰当不过遇到他,轻易地让我,嗯,动了心。可是他还年轻,我与他隔着五年,我不能自私到用一个不确定的未来去换他的等待……至于现在,你不知道,他似乎很害怕见到我……”说罢大天狗猛灌了一口酒,透明的液体顺着脖颈隐匿在黑色衬衣里,目光深邃了。

       “你该知道,崽子只是太害怕失去你了。你自诩爱他情深,可他从来都不知道你的心意。难道你甘心一辈子这样耗着?”

        甘心么?自然不甘心。可是习惯了被追逐的人早就忘记了爱人的本能。

        回家的时候,夜叉拉着妖狐喝得烂醉。好在狐狸除了不肯上车,其他都很乖。无奈大天狗只得把人扔背上,吹着冷风,清醒了许多。

        有人说,背上背着的是全世界,可是他想,全世界也不及这个人对他重要。

        手上力道紧了紧,小心翼翼。

       “学长……我好难受……”背上的突然开口,声音软软糯糯。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么?我抱你?”

        然后,妖狐似是没听见一般,自顾自说着话,几乎哽咽。

        他说,他们不许我跟你告白……你那么优秀……不会为我停留……

        他说,他们告诉我你已经有很喜欢很喜欢的人了……妖狐,又凭什么能入你的眼……

        他说,可是我就是心悦你啊……尝试过,努力过,本能了不可割舍……

        他说,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低沉的抽泣声终于消失在晚风中,梦终散,天将明。

三、
        当他喜欢的小狐狸趴在他背上抽泣,吐露着再简单不过的心意,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之前的话简直就是个屁!

         ——他从来都不知道你的心意。

        所以一开始自己就错了,藏得太深,差点弄丢了爱人。

        从他不断地出现在妖狐的视线里,不止是为了妖狐想看到他,更有他藏在心底的思念。只是既然是藏起的,那个小笨蛋,又怎么可能知道。

        到家已是半夜两点多了。

        将妖狐抱到自己的床上,掖好被子转身准备去客厅睡沙发,手腕突然被身后的人抓住,正扭头,却被一把拉倒。

        封唇,毫无章法的吻,如同小兽啃噬。大天狗凌乱了,他的狐居然这么,嗯,开放!!!于是,伸舌,抢回主导权。嘴上又舔又吸,手指则轻轻按揉妖狐毛茸茸的耳朵。

        动情时分妖狐撕扯大天狗的衣服,无奈动作迟钝,半天也没脱下来。于是,大天狗拉开妖狐,坐起身,解衣服扣子,如同慢镜头一般,渐渐露出的肉体一点一点撩动妖狐的心弦。

        再次交缠在一起是紧紧相贴的温暖,指尖的每一次触碰都如同是在点火。粗重的喘息声萦绕耳畔,混杂着吮吸时黏腻的津液更显淫迷。

        手指绕过背脊上的温柔线条,触碰着大腿内侧的敏感,欲更深入时,那人却突然推开他,说:“不要!”

        一时间空气仿佛凝固了,大天狗惊讶地看着妖狐,不知说什么好。

        而男人抱着尾巴,眼圈发红,说:“我知道这是梦……虽然我很喜欢你……可是醒来会不习惯……所以你走吧……以后,都不要来了……”

        他忍着眼泪,说:“你走吧!我不想在梦里臆想一个人……真的……很可悲……”

        他声嘶力竭,吼:“走啊!!!……求你了……”

        继而,竟被裹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那触感太过真实。

       “崽,不是梦。”大天狗掐了掐自己的脸,说,“你看,很疼,是真的。”

        妖狐依旧不怎么相信,“你……怎么可能会……”

       “怎么不可能呢?怪我藏得太深,其实在你喜欢我的时候,我也很喜欢你……”

       “骗子!大骗子!”妖狐打断大天狗的话。这样,多任性啊!可人家愿意宠着,那便无妨。

       “是是,我骗了你,那你愿意让我骗一辈子吗?”

        摇头。

       “那从今往后我对你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摇头。

       “那你不和我在一起了好不好?”

        继续摇头。

[突然结局!其实就是最近常常做梦,所以就想了一个关于梦里啪的梗,然而,车都被我吃了(◦˙▽˙◦)]

评论(6)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