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起家的白太太

为你开心,风也知道

【阴阳师/青夜】身在无间㈠(ooc)he

一个生命破势青坊主与骚叉的脑洞故事!
小学生文笔!慎!

        泛着金光的法杖几乎灌注了那人所有的法力,震得地面闷响。
        黄光映得僧人眸光四射,眼睑下深紫的妖纹更加明显,紫色的发丝随妖力震起,凌乱飘逸,黑紫的僧袍早已破烂不堪,血湿衣衫。
        此刻,他已成修罗场上的妖道,血雨”腥风因他而起。而这一切,只为,护身后之人,喜乐平安。
        再次挥杖,伴着怒吼声,这是最后一击,最后一战。
        顷刻间,天地皆静。
        他转身,看着身后靠坐着的红发男人,不喜不悲,眉眼如明静山水,再没半点戾气。撑着法杖艰难踱步,走到红发男人身前,再也支撑不住跪倒在地。
        他抚了抚男人紧闭的双眸,然后将人轻轻环抱在怀里,声音沙哑,低到只有他自己才能听清。
        “虽然,我从不曾,说过,但我是真的,想护……”声音被吞噬在风里。
        他倒下了,嘴角微微勾起,此生难得笑意。

        夜叉醒来的时候,旁边围满了人。
        晴明,大天狗,妖狐,姑姑,吸血姬,萤草……那个人呢?为什么那个人不在?他扫视一圈,觉得有些头疼,痛苦低皱了皱眉。
        “你可算醒了,大家都守了三天三夜了……”晴明还未说完话就被打断了。
        “青坊主呢?……他……他怎么不在……”夜叉隐约记得那个人走向自己,抱着自己说了些什么,可是他想不起来了。
         众人面面相觑,脸色有些难看,最后所有人不约而同地看向了晴明。
        夜叉亦盯着晴明等他的回答,虽然初病愈,眉眼却依旧有神,只不过,少了些轻浮意味。
        “他伤得很重。”这个很重是什么意思,还未等夜叉追问,晴明又说:“也许……再也不会醒了……”
        夜叉瞬间失了神一般,呆滞地望着房上的横梁,脑子里还在一遍一遍回响着“再也不会醒了”,他记得那个人明明最后还活着,怎么,怎么会呢?
        眼角一滴清泪滑落,他自己都未察觉,只道:“我要见他。”

        青坊主已经变成了初遇时的模样,一头白发,颊上两道红色妖纹,只是现在,那妖纹淡得几乎看不见,唇上也没丝毫血色。
        夜叉一阵心疼,坐在床边,指尖描摹着那瘦削的脸庞。
        “妖力尽失,元气大损,也许能醒,也许……”
        “我知道了。我想单独跟他待会儿。”夜叉再次打断晴明的话。
         晴明轻轻叹了口气,退出了房间。

        睡着的青坊主面容更加柔和,皮肤也白得透明,仿佛下一秒就会消失。
        夜叉神色平淡,一只手握住青坊主的手,另一只手,摩挲着那张睡颜淡漠的脸。
        指腹缓缓往下,触感滑腻却冰凉,胸前微微起伏,证明着这人还有一丝生气。
        “你是真的不怕我难过。”气若游丝,眼眸湿润了,“你知道不知道,吾宁可与你共死,亦不愿苟活于世?你又知道不知道,吾,有多喜欢你,有多爱你?你怎么敢……又怎舍得……”
        夜叉颤抖着声音,闭上了眼,眼角清泪划出两道水痕,最终冰凉了落到青坊主了无生气的脸上。
        “你不醒过来,我就像从前那般缠着你。那样你一定很烦吧……所以,你快醒来……只要你睁睁眼,我,我便再也,不缠着你了……这样,好不好……”
        “……”
        他一个人絮絮叨叨说了许多话,又想起从前青坊主面对自己吊儿郎当的样子时微微皱起的眉头,那样好看的眉形,皱起来别有一番风味。他还想到那时自己喜欢撩得那个和尚面红耳赤却依然故作正经的闷骚模样。
        那个人啊,哪哪儿都好,哪哪儿都让他着迷。
        唇角勾着苦涩的笑容,俯身,轻吻。
        泪湿双颊。

(下一章青坊主就醒啦!!!)

评论(6)

热度(23)